记-20221012

好像长大后的酒没那么苦了,

他说年轻的时候我把义气看的太重,酒量不多却喜欢多说。

所以他嘱托着贪杯切莫,却又劝我快喝快喝。

那时候酒苦,因为心中无过,就算大醉也从不犯错!

后来蝉回到了树下,人去了天涯,

我却只能小声呢喃:回家回家!

THE END